<tt id="khppv"></tt>
  • <strong id="khppv"><address id="khppv"><progress id="khppv"></progress></address></strong>
    <code id="khppv"><menu id="khppv"></menu></code>
  •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汛來問江河——江來荊楚向東流

    發布時間:2018-05-07 17:33:27  發布:admin  瀏覽量:

      風雨送春歸。一場緊似一場的春雨,拉開了全國各地防汛備汛的大幕。

      水利部部長鄂竟平率領國家防總工作組檢查長江防汛抗旱工作不過一周,4月25日,“‘汛來問江河’記者行”長江采訪組抵達湖北,走荊州,轉武漢,實地采訪湖北防汛備汛情況。

    洪湖蓄滯洪區

    ——筑牢備用“水袋子”

      長江中游,荊州。這里剛經歷了20—23日的持續強降雨,天氣仍顯陰沉。

      順著泥濘的車轍走上東荊河大堤,厚約2米的嶄新土層格外顯眼,大堤之上,左側兩行各色彩旗伸向遠方,右側堤坡新舊土層接合處豎立著兩塊展板。

      湖北省洪湖分蓄洪區工程管理局堤防建辦主任孫宏飛告訴記者,東荊河堤防加固是洪湖東分塊蓄滯洪區蓄洪工程建設的主體工程,完工后將與洪湖監利長江干堤、新建的25.57公里腰口隔堤及加固后的12.5公里洪湖主隔堤等多道堤防,共同形成洪湖東分塊蓄滯洪區的“封閉圈”,屆時可蓄滯約60億立方米的洪水。

      據了解,東荊河堤防加固工程開工后,受2017年夏秋兩汛影響,施工進度受阻。今年年初,施工方新增160多人、210臺套機械設備,同時進行取土、運土、攤鋪、碾壓流水作業,目前全長42公里的堤防加固工程基本完工。

      其實,洪湖東分塊蓄滯洪區還有兩個“兄弟”——中分塊和西分塊蓄滯洪區,三者由洪湖蓄滯洪區劃分而成,總蓄洪能力180億立方米。

      為什么要建洪湖蓄滯洪區?湖北省水利廳飲水辦主任陳建華告訴記者:長江從湖北枝城到湖南城陵磯全長347公里的河道,因流經古荊州地區,又稱荊江,每到汛期,荊江河段的洪水水位可高出兩岸地面10余米。“懸河”依堤,荊江大堤若出險,那便是“水來打破萬城堤,荊州變成養魚池”,其后護衛的江漢平原也將澤國一片。

      長江洪水歷來“峰高量大”,河道這個“腸道”要安全泄洪,分蓄洪區這個“胃臟”就必不可少。建成后的洪湖蓄滯洪區與荊江大堤“堵疏結合”,像一個“水袋子”一樣吞納消化長江的超額洪水,確保武漢、江漢平原、荊江大堤的安全。

      據湖北省防辦二級調研員帥移海介紹,4月17日鄂竟平部長率國家防總檢查組現場查看時,對洪湖蓄滯洪區工程的功能設計給予了充分肯定,并提出要加快施工進度,確保安全度汛的要求。

      “為配合修建武監高速,在國家防總檢查該工區時,這段200米的堤防尚未完工。按既定施工計劃8天內已將這段堤防加高加培了近2米,所以介紹展板也跑到堤頂下面去嘍。”孫宏飛笑著說,接下來,施工會立即投入堤防整形、干砌石護砌、拋石護岸、種植草皮等階段,“一定保證在5月31日前完工,不影響主汛期防洪度汛”。

      昔日荊州人這樣講,“荊楚不怕干戈動,只怕南柯一夢中”。洪湖蓄滯洪區的建設,給了荊州人能夜夜安寐的一份堅實保障。

    長江干堤蝦子溝堤岸

    ——拋石護基治崩岸

      堤防是管控洪水的鋼鐵力量。面對滾滾洪浪,堤防工程的自身安全重要性不言而喻。

      汽車拐過幾道彎,一塊藍色的公告牌豁然闖入記者眼簾——“長江崩岸Ⅰ級預警公告”。

      荊州市長江河道管理局總工程師朱常平告訴記者,這里是長江干堤蝦子溝崩岸整治工程。蝦子溝堤段全長約5.3公里,位于簰洲灣河段彎道的進口,是目前長江中游城陵磯以下最大的彎道。主流貼岸,迎流頂沖,岸坡土質上部為壤土、砂壤土,下部為粉細砂層,抗沖能力差,加上近兩年大水沖刷加劇,近岸深槽持續刷深,岸坡變陡,深泓向近岸逼近,2017年蝦子溝堤段就曾相繼發生9處崩岸險情。

      崩岸如果引發大堤潰決,洪水借助10多米的水頭勢如破竹,后果將不堪設想。

      險情引起黨中央、國務院領導高度重視,國家防總、長江防總及時派出專家組趕赴現場指導搶護。

      早發現、早處置是化解崩岸危害的關鍵所在。“處置崩岸的常規方法有削坡減載、袋土還坡、雷諾石墊護坡、水下拋石鎮腳等。”朱常平介紹道。

      “砰、砰、砰”幾聲巨響引起了記者的注意。不遠處,一臺挖掘機正??吭诖?,伸展著機械臂向江中拋下巨石,濺起陣陣浪花。朱常平告訴記者,這里正在進行的是水下拋石鎮腳作業。

      記者提出想登船采訪,現場工作人員隨即電話聯絡溝通。

      近距離感受拋石現場還是讓記者感受到了強烈的震撼:巨大的船體上堆滿了巨大的石塊,平均直徑近半米,巨石之上一臺重型挖掘機正在緊張作業。巨大的抓斗每次與石塊碰撞都冒出一團白煙。每逢巨石拋入江中,浪花足有十數米之高。

      “這樣一艘船每天可拋石2000噸左右。”荊州市長江河道管理局洪湖分局工程科工程師劉彪正在現場指導施工。在這個拋石點不遠處,就是前不久鄂竟平部長進行長江防汛檢查時實地查看的一號崩岸點。4月底的長江已是悶熱難耐,走動一會兒就渾身是汗。冒著高溫,施工人員正在加緊施工,劉彪告訴記者他們將搶抓進度,確保在6月20日前全面完工。

      據了解,2017年4月中旬蝦子溝堤段發生的第1處崩岸于當年5月15日完成整治,汛后發生的第2處崩岸于今年3月完成整治,第3、4、5處崩岸險情搶護工程正在實施,很快即可完成,其他4處崩岸的應急整治結合蝦子溝系統治理方案將于今年主汛期前完成。

      荊州市長江河道管理局建立了崩岸預警機制。“我們會結合每年承擔的荊江河道監測工作,定期對重點崩岸段進行多時段水下大比例尺地形監測和分析研究,并通過河道巡查、水下地形監測、河勢演變和岸坡穩定分析等技術手段,對發展較快、風險較大的岸段提出預警及預處置方案,并上報上級主管部門,及時進行處置,確保長江堤防防洪安全。”朱常平說。

    武青堤綜合整治

    ——堤防上的城市花園

      桃紅柳綠,鳥語花香。還未停車,記者就被窗外的一片美景所吸引,屢屢按下快門用鏡頭捕捉這幅春日畫卷的勃勃生機。

      隨著車子緩緩停下,這幅美麗畫卷完整地展現在記者眼前,這里就是武漢市青山武青堤堤防江灘綜合整治工程的現場。這段全長7.503公里的綜合整治工程,占地總面積117萬平方米,自2013年10月項目開工以來,一期工程已于2015年6月建成并向市民開放,在建的二期工程也將于2018年建成并全線開放。

      放眼望去,有人在草地上靜躺休憩,有人沿著岸邊小徑健身跑步,還有人在百花叢中拍照留念……眼前的武青堤仿佛是這座城市幽靜的后花園,給市民提供了一個親近自然、休閑娛樂的好去處。在江灘規劃建設中,力求實現兩江四岸江灘具備“防洪屏障、綠色生態、景觀游憩、娛樂休閑”的四大功能,在確保防洪安全的前提下,力求整體、親水、生態、休閑,讓江灘成為開敞舒適的綠色濱江長廊、凝聚文化藝術風貌的市民休閑場所、充滿人文關懷的城市綠色客廳。武漢市水務局堤防和采砂管理處有關人員介紹,在工程實施過程中,通過拆除堤外碼頭、房屋等阻水設施,增強灘地行洪能力,同時通過更換原有堤身的不良土質、增設隔滲樁等措施,大大提高了新建堤防的防洪能力,加上緩坡設計使堤身加寬加厚,武青堤防洪能力明顯提高。

      “這是一項系統治理工程,既要增強防洪能力,又要融合生態理念。”項目承建方武漢碧水集團項目管理部的李暉說。工程打破了傳統堤防阻隔人水相親的桎梏,在增強堤防防洪能力的基礎上,改善沿江濱水環境,目前江灘綠化面積達到80%以上。

      “我們綜合運用了‘海綿城市’的設計理念。”李暉說,通過海綿城市“滲、滯、蓄、凈、用、排”的措施,盡可能減少硬化面積,并多用透水鋪裝,如透水瀝青、透水磚等。雨水通過景觀水系內種植的挺水和沉水植物的根系進行生態過濾后,補充地下水,讓其恢復大自然的海綿狀態。

      乘著專用電瓶車沿江而行,草地婚禮平臺、360度觀江廣場、兒童游樂場……休閑娛樂設施一項接著一項,周圍百姓在享受防洪安全的同時,又可以休閑娛樂。這正是水利造福民生、保障民生、潤澤民生的初心,也正是水利興利除害的真諦。

      李暉告訴記者,武青堤綜合治理的海綿效果很難用數字表達,距離這里只有3公里的東湖港綜合整治工程海綿效果就十分明顯。

      一年前開工的東湖港綜合整治工程將自然存積、自然滲透、自然凈化的理念融入工程建設中,打造水生態景觀廊道,同時通過河岸帶水生動植物恢復,助力構建東湖港健康的水生態系統。

      江來荊楚向東流,福佑百姓為民生。防汛抗洪是一個古老的難題,新時代對防洪工程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創新理念,除害與興利結合,安全與福祉一體,國計與民生對接,正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新時代主題。

      來源:中國水利報

    分享到: